创业快讯
热搜: 创业  创业资讯  创业项目  投资  励志  马云  创新  经验  创业者  移动 
  • 首 页
  • 今日创业
  • 创业政策
  • 创业项目
  • 创业商机
  • 创业人物
  • 创业视角
  • 商业战场上,原则或许比变通更重要

       日期:2018-12-04     来源:青年创业网    浏览:800    评论:0    
    核心提示:最近,一位拥有10年社交媒体经验的“连续创业者”,找我聊天。对方告诉我说,只要想透一个问题,就可以避免90%的创业风险。不必好奇,这是一

    最近,一位拥有10年社交媒体经验的“连续创业者”,找我聊天。对方告诉我说,只要想透一个问题,就可以避免90%的创业风险。

    不必好奇,这是一个历史问题。学生时代,都知道两句唐诗: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王昌龄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王勃

    这当中就有一个问题:李广是“龙城飞将”,打了很多胜仗,“不教胡马度阴山”,但始终难以封侯(李广儿子都受封“关内侯”了)。这是咋回事呢?

    其实,当年“李广难封”和现今“创业低成功率”,背后原因是一样的——有资源、有能力、无原则。

    那位朋友深刻指出:战场上最猛的不应该是战将,而是原则。

    看看李广是怎样一位将军:

    1、擅长临机应变:最惊险的一次,李广和手下几百士兵,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装腔作势,吓退匈奴几万大军;

    2、深受士兵拥戴:李广带兵没有严格的层级指挥系统,和手下的将领士兵就是兄弟;李广行军从不规划行程,只要一个地方有水源,他就在这里就地扎营,而且人人自便,士兵怎么舒服怎么来。所以,士兵都喜欢跟着李广行军作战。

    李广打起仗来,那是万众一心、将士勇猛、所向披靡。可是,自始至终,李广未能给国家开辟一寸疆土。

    打很多胜仗,目的是什么?无非是开疆辟土、或者守土安民,而且,争取在最低消耗下达到目的。结果呢?

    李广打仗,完全没有原则心、没有目标感,十分随意。李广打很多仗,不是大胜,就是大败,还被敌人抓过俘虏,后来装病并且夺了一匹马逃回来。

    大将军卫青从不敢叫李广做前锋,哪怕做侧翼,李广也不称职。与匈奴人决战时,李广部队负责做大军侧翼,后来迷路了,仗打完了,才赶到战场。最后,李广羞愤自杀。

    战场上最重要的,不是随机应变的统兵将领,原则远比变通重要。想透了这一问题,不论创业还是投资,可以规避90%的风险。

    未来10年什么不会发生变化

    大部分人将目光聚焦在“变化”上,担心踏错节奏、上错赛道,这反而造成很多混乱。

    瑞·达利欧(Ray Dalio)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在多年带团队、打硬战的过程中,他坚信“原则比变通更重要”。

    一次,达利欧让下属10名高管写下公司的愿景和年度目标,结果,出现了10个版本。按道理说,公司里没有谁比这10个人更了解公司发展方向,为什么他们步调这么不一致?

    战场上不怕没有精兵猛将,就怕这些精兵猛将在各种变化中忘记了目标、忘记了初心。于是,达利欧给管理层下了一个硬性规定:每一个人都必须给自己设立清晰的目标、原则,而且要将目标和原则写下来,摊开给更多人检验,力求实现彼此之间的透明和坦诚。

    达利欧在自己的著作《原则》中确立了一个执行步骤:

    1、目标:我要什么?

    2、计划:我该怎么做?

    3、行动:我遭遇什么问题?

    4、反思:什么原因?

    5、改进:形成原则。

    管理者总会遭遇“计划赶不上变化”,经常被各种突如其来的状况、大大小小的事务卷入迷雾之中,错失了既定目标。因为他们未能理解那些“更深刻的、不会变的内在逻辑”,并形成原则。

    亚马逊CEO贝索斯也说过,总有人问他未来10年会发生什么变化,但没人问他未来10年什么不会发生变化。我对此高度认同,预测变化十分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抓住不变的事情。

    不变要比变化更加重要,因为你知道什么不会变,就能围绕它进行长期的深耕和积累。这是你个人和公司走向强大的必要过程。

    Uber(优步)、Airbnb(爱彼迎)是美国共享经济公司中估值最高的两家,可是,两位公司创始人面临的境遇大不相同——Uber的创始人和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在2017年被投资人罢免,公司估值持续下跌;而Airbnb相对而言,维持了更好口碑,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成为一代明星CEO。

    创业初期,切斯基和卡兰尼克起点是不同的——切斯基是一个设计师,这个专业背景不受投资人待见,太“非主流”了,因为硅谷创业者大多是写代码的出身。

    在商业模式上,切斯基对自己想出的“共享民宿房间”的模式非常坚持,投资人就更不爽了,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让一个陌生人住到自己家里?可是,切斯基始终很坚持,要做“打不死的蟑螂(投资人给出的评价)”,这个韧性打动投资人了。

    他们拿到投资以后,绞尽脑汁来维持公司运营,逐渐成为“住房中的EBay”,EBay的主要收入也是源于平台佣金。后来,Airbnb成为硅谷近几年孵化出来的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一路走来,Airbnb基本上是沿着创始人最初设想的方向一直向前走过去。与之相比,Uber则变化很大。

    卡兰尼克在创立Uber时,已经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了。他创业两次,第二次成功将公司卖出去,变成了一个富人。卡兰尼克总是想法很多,最初也不是优步的CEO,只是扮演“顾问”角色,他不是最初想出Uber商业模式的人。在Uber的前景日渐清晰之时,卡兰尼克才做了优步的CEO。

    今天的Uber已经与起步之初差别很大,最初Uber做的是高端叫车服务,价格比出租车要高不少,而且都是有营业资格的专业司机。后来,随着竞争格局的不断演化,Uber才开始推出让每个私家车都可以载客的服务,这就与传统出租车公司发生冲突,至今未能彻底解决,公关危机从未间断。

    切斯基一贯的坚持原则,在原则下不断调整、化解问题,获得平稳增长;卡兰尼克不断寻求变通,在变通中商业模式已非当初模样,面临波折不断。

    什么时候该变通,变通的幅度该如何控制?什么时候该坚持,坚持的原则该如何确定?这才最考验管理能力。

    真正的改变只发生在原则里

    华尔街始终有人嘲笑“股神”巴菲特,太过保守,错过了谷歌、亚马逊等等“10年10倍”高回报的科技股。

    巴菲特则表示:“我从一开始就关注亚马逊,我认为贝佐斯做的事情近乎奇迹,但如果我认为这件事情将会是一个奇迹,往往就不会下注。所以,未来我还会错过更多东西。”

    为什么巴菲特选择“宁愿错过”?巴菲特做决策,始终坚持两个原则:

    一、只做自己能力范围、认知边界之内的事情;

    二、追求“赢的概率”最大化,而非赚钱最大化。

    巴菲特哪怕错过了很多高增长的科技股,丝毫没有影响其“投资组合”的长期回报率,“股神”所追求的,是连续50年20%以上的复合增长率,漫长岁月当中,没有因为任何金融危机、互联网泡沫、市场波动起落而中断。

    巴菲特不会靠眼光、远见取胜,这里面存在太多运气的成分。“股神”真正的高明之处,是找到自己的原则、践行自己的原则,然后长期、一贯恪守自己的原则。相反,平庸的人总会盯着利益最大化的地方,总是害怕自己又错过了什么。

    那么,如何做到确定原则、恪守原则?看似简单,其实是极大考验智慧的。

    在我看来,这当中的核心部分有两点:

    1、要有“原则排序”,在同时要遵循多个原则的时候,要有一个先后顺序;

    2、要确定“迭代和进化的最高原则”,恪守原则不表示顽固、僵化,而是促进高效平稳的迭代和进化。

    真正的改变只能发生在原则层面。

    1、“原则排序”的价值在哪里?

    几乎任何公司,都会展示公司价值观、公司文化,比如正直、诚信、用户第一等等,很多还会贴在墙上。这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有人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察角度:考察一家公司,是否真的有公司文化、公司价值观?只要问他们CEO:“贵公司排序第二的价值观是什么?”

    问第二,不问第一,是看他们有没有“价值观排序”?没有排序的价值观就等于没有价值观。

    在IMS内部,我曾对很多同事说过:“职场上对你最好的,不是你秘书或助理,而是你的客户。”公司里所有对你好的人,都是要领取薪酬回报的,只有客户才是给你带来利润回报的。

    公司要活下去、活得好,就只有一个理由——客户。我们公司上下所有的组织、流程、制度,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使客户舒服。

    客户第一、结果为王,这是面对利益冲突时必须坚持的底线原则,之后的价值观排序包括快速迭代、平等协同、专业等等,都是为了配合第一价值观,且会根据客户需求的远近深浅、轻重缓急,妥当做出取舍,以求最大化的客户满意度。一切的速度、节奏和效率,最终还是回归到客户身上。

    我再讲一个具体的案例,也许你会对“恪守原则的智慧”有更深刻的理解。Google(谷歌)负责中国、日本、韩国地区搜索业务的工程师团队,很长时间只有4个人。相比之下,仅仅雅虎日本就有好几百的工程师。Google搜索靠什么这么高效?

    你可以说,这是Google的AI(人工智能)算法更好。那么,Google搜索的智能算法究竟好在哪里呢?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原则排序”问题。

    比如,你在超市的收银台前排队等着结账,如何确定谁先结账?遵循“公正原则”,谁先来排队谁就先结账,正常超市都是这么做的;在AI算法中,还有“服务原则”——客户谁最重要,谁先结账;“效率原则”,哪个客户消耗时间最短,最不耽误大家时间,谁先结账……

    要使不同层次、不同需求、不同状况的各类用户,整体上获得“最大化的满意度”,就要同时遵循很多原则,而且对很多原则进行先后排序。Google智能算法的真正优势,正是根据各种应用场景进行严谨、精巧的“原则排序”,带来最大化的灵活性、最佳用户体验。

    2)大原则下的进化、迭代

    很长时间,国内企业家喜欢讲“弯道超车”,就是在弯道上超越国际领先公司。不过,马云认为“弯道超车成功的概率太低,第一违反交通规则,第二,十超九翻,第三你已经落后了,高手怎会让你超过?”

    真实的赛车比赛,超车很少在弯道上,而是在直道上,只要车的性能好,车手的技术好,就能实现超车。

    取巧是最愚蠢的,恪守原则,往往是最高明的策略。

    华为的崛起,你见过有取巧吗?无非就是产品体验越做越好,价格便宜,这是大原则。华为如何推进大原则下的进化、迭代?

    华为要求员工不要去重新发明轮子,强调超过30%的创新是浪费,这就是华为的研发策略。华为研发高效率的根源,就是快速进行“微创新”,创新不是给专业人士看的,关键要使用户有感觉。不断优化成熟产品,抓住消费市场的时间窗口,快速转化为商业回报。

    苹果的领先,你见过有取巧吗?

    苹果创新的原则是“在90%成熟度技术上的进化迭代”。

    苹果公司推出的所有“开创性”产品,都是源于“90%成熟度”技术,苹果公司发明了个人电脑(原创技术源于意大利Olivetti公司)、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原创技术源于施乐公司)、iPod播放器(英国发明,韩国最先出品)、智能手机(原创技术源于日本DoCoMo公司)、智能手机的多点触屏(原创技术源于欧洲核子中心和贝尔实验室)、平板电脑(原创技术源于英国)……

    苹果是一家产品驱动的公司,几乎不做从0到1的原创技术,而是专注于“90%成熟度”技术的最佳产品形态,踢出临门一脚,做出最好用户体验。

    世界上最愚蠢的事,不是犯错,而是无意义的重复,从未改变、优化做事和做决策的原则。

    当你的行事原则、你的底层逻辑没有任何进化的时候,你的一切努力都是无效的。你以为你是在努力,其实在挣扎。

    推进原则层面的进化迭代,哪怕犯错,也是聪明之举,一切弯路都是直路。



     

     
    标签: 创业资讯
     
    更多>同类创业快讯
    0相关评论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