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

大风声,像没发生太多的记忆

   日期:2019-10-22     来源:短美文网    评论:0    
核心提示:上学的路上,坐着公交车,四十多分钟的车程,耳机里一向循环着《在木星》,如诗,如戏。君归来君归来待历经沧海待阅尽悲欢心方倦知返君已尘满面污泥满身好个白发迷途人今日

肉香四溢的汉堡包快餐美食图片

上学的路上,坐着公交车,四十多分钟的车程,耳机里一向循环着《在木星》,如诗,如戏。

君归来君归来

待历经沧海待阅尽悲欢心方倦知返

君已尘满面污泥满身好个白发迷途人

今日归来不晚彩霞濯满天明月作烛台

朴树回来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作为一个上学上得太久的大龄学童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有大把时光去浮想联翩,去悲春伤秋,去造一己世界。而这天,我大概约到了朴树。

说实话,自我并不是很了解朴树,如果不百度,我甚至不明白他的妻子是谁。没有特意的去了解他这几年都去干什么了,只是在他淡出大众视野的日子,忽然会想到他,想听他的歌。我也并不是一个懂音乐的人,因为从小没学什么乐理知识。我想,但凡是我能听懂意思的歌曲,可能更注重歌的资料吧。

初中的时候听到朴树,是在一年的某个春夏交接的傍晚,学校运动会的尾声,那时候的好友晓雨,拿着一个随身听,把一只耳机插到我的耳朵里,我听到了那首《且听风吟》“哎呀/时光真疯狂/我一路执迷与匆忙/依稀悲伤/来不及遗忘/只有待风将她埋葬”。若干年后的这天,我无比感谢晓雨,将那个耳机塞给我,分享给我这张专辑。

之后,朴树他就经常出此刻央视的同一首歌节目上了,但是在我的印象里,他每次都只唱一首歌,就是那首《生如夏花》“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他不会在台上和观众互动,也几乎没有伴舞,他就是穿着牛仔裤,T恤,带着一顶帽子,帽子压得很低很低,完全看不见他的眼睛,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他跟着伴奏唱,唱完了,就下去了。之后,才明白,那时候的朴树疲于商演,处于才思枯竭状态,他并不快乐。

再之后,几年过去了,我在公众媒体上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寸头了,留起来了胡子。他在某个电视台的跨年上唱了几首老歌。他还是唱的很平静,很认真,还是没有和观众的太多互动。但是我看见了,至少明白,他回来了。

韩寒的《后会无期》并没有看,但是却实是在《平凡之路》首发的那天晚上睡觉前,一口气听了二十遍这首歌:”我以前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以前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以前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

听啊听啊,戴着耳机,音量调到自我能承受的最大值,不觉得烦,也不觉得吵,不知不觉间,泪就流了一枕头。

初听《在木星》,一下子又觉得太好听了,但不激动,但就是能够觉得一口气挺好多好多遍。听着里面的发问,像是朴树的自问,又像是朴树在问我,又过了几遍,就变成了我内心的自问。

你为什么哎言无声泪如雨

你为什么哎仰起脸笑得象满月

问那人间千百回生老死别

与君欢颜从此永留身边

朴树的歌真的像诗经里的诗一样,又像是歌剧里的咏叹调。因为他在讲述,在自问自答。更多的时候,是用他那些标志性的哼唱来叹息。

我觉得有些中文的句子,诗词之所以美,是那里面的确掺杂了禅意的东西。而禅意这东西,是只有中国文化和收到中国文化影响的一些文化中才有的。我笔力有限,并不能够说清楚禅意是什么。但是我想,大概就是留白,就是像泼墨山水画那样,给你一个意境。然后便生出无比的安详,静谧,调和,完美的心态。而《在木星》的结尾,也就扔给我了几句话。而这画面却在我心中无比宏大起来,似张若虚叹道“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沧浪之江西来水泱泱

江上一轮明月照多少沉浮过往

沧浪之江东往水莽莽

谁赏江上明月谁听江声浩荡

记得在一个论坛上看见,朴树的粉丝认真的写了一些关于朴树复出后,音乐水平的评价。末了,那个粉丝,情到深处的写了一些话,大概是说,无论他的作品比从前如何,他唱什么我们都爱听。立马就有人攻击这个粉丝的言论,说如果是这样不加衡量的崇拜,那和宗教有什么区别?话似有道理,但是我却更愿意爱着那些有着对某件事物有执迷或执念爱的人,像崇拜宗教般的炽热的爱着某些东西不好吗?至少,还能比物此志。

其实,朴树复出之后,我也长到了有独立思索,决定和评论的年纪。我从未纠结过,难道朴树不是那个我心中的“与故人重来,天真作少年”的人吗?就像当时,佛祖拈花,而迦叶微笑。这一笑,便是整个世界……

后记:此文不附照片了,我想,还是留一个模模糊糊的朴树比较好,无论他是长发还是短发。附上那首《冲出你的窗口》。



 

 
 
更多>同类美文阅读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