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

爷爷的腿

   日期:2019-04-22     来源:短美文网    浏览:3891    评论:0    
核心提示:我爷爷的小腿从很早以前就是黑嗤嗤的。且一直以来,我都没有问过那是不是什么问题;或者我偶发地问过,但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轻描淡写地问,不知道爷爷是怎么含糊地回答的

十分养眼的梯田风光自然图片

我爷爷的小腿从很早以前就是黑嗤嗤的。且一直以来,我都没有问过那是不是什么问题;或者我偶发地问过,但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轻描淡写地问,不知道爷爷是怎么含糊地回答的了。就是如此,一直以来我都安然觉得爷爷的腿挺好挺不错,曾经可以在长城上爬得很长远,也可以徒步走到任何要去的地方;总之,和他人都是无异的。可是,就是一阵子前,爷爷突然说自己腿一下不好使了。后来我去看他,敲了门之后,爷爷来给我开门;我看见他是拖曳着一条腿把门拉开,有某种很明显的样子。我仿佛如同人生中第一次看见爷爷的身体出现如此要紧的状况。

以前爷爷的身体从来是无所谓不好的。他经常说自己颈子哪里不流畅了,爬楼的时候好像呼气不丰盛了,而且经常用一个姑妈给他买的电子血压计测量血压,就好像个小孩子没事了老拿一个固定的玩具使唤似的;尤其我一听那“嘀——嘀——嘀——”的测心跳的声音,就觉得实在是太过滑稽。颈子不流畅,爬楼气不足,血压不平稳,这些他若是不讲,我也看不出来;且过些时候,他颈子也就流畅了,爬楼也能胜任,血压数据也正常了。总之,他有很多就这么也看不出来的毛病,等你看出来,都已经——据他自个解释——自己好很多了。但这次,爷爷的腿出了问题,连路都走不正常的样子,却让人看得太明显,太重大了。要想说过些时候就好,我真的不敢不捏把汗。

所以,且不管杂的问题,而看爷爷是怎么走不得路了,我就足以觉得是非常担心的。那天爷爷特意把我叫到他家,要我帮他敷药并绑上纱布。我才知道这次爷爷出问题的还并不就是黑嗤嗤的小腿,而是左大腿的内侧,疼得他没办法使力。但尽管如此,在我敷药的时候,我第一反应的还并不是他其实疼在哪里,而是问他,这敷的药是医生给的么?结果他假作轻蔑地回答:“这医生有什么可靠的?医生才坑着!”于是后来我坚持对他说要他去住医院。结果他的话让我觉得实在太老顽固:“住院?住院什么时候靠得住过?你看我小腿下面静脉曲张都开了住院证明了我都没去。医院才坑着!”于是我也由此才知道,为什么爷爷的小腿会是黑嗤嗤的原因。

对自己小腿的问题,爷爷是一直都未有理会的;而导致他走路都有困难的大腿的问题,他则自顾自地诊断为“肌腱炎”。他敷的药是他自己按常识买的,他硬信自己知道怎么治疗自己。我不太高兴他放着医院不去自己给自己当医生,因为我委实担心他贻误了正确的治疗。然而他有那么执拗,我也并不好多劝,但是我还是很尽力地告诫他腿不好就休息,不要多走动了。可他的意志还是强硬的。他说自己在家还是有很多事做,总不可能不走路的。尽管因此我就更激进地勒令他不要动腿,要安静地把腿养着;但这最终也都还是不能慑住了他。

而还过一个多月,就是我的生日了。本来爷爷每天都会跟我打电话,而这阵子就提到了来武汉的事。在电话里,爷爷很操心地对我说,要像之前几次一样,来武汉和我一起过生日。我很坚决地对他说,既然都腿不好了,就最好不要来了。结果后来他就打电话来,又对我说:“爷爷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啊!我在外面请人介绍了个郎中,医术很精,我的腿最近两天都好很多了。你过生我还是一定来的。谢谢你一直对我这么关心哪!爷爷真的很高兴啊!”像这样,爷爷就这么宽心我,说要我不用有什么好忧虑的;我值得相信他的身体还能运转很久的日子,没有什么事情是可能发生,我心里因此也不用有担子。

总之,爷爷就是想说,自己一直都没什么事,一直都可以很长久地生活着。于是我就觉得,我有个不朽的爷爷,我所能想象的也永远是他一身健硕的样子。



 

 
 
更多>同类美文阅读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