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 首 页
    • 有些人
      有些人
      有些人,他们的姓氏我已遗忘,他们的脸却恒常浮着--像晴空,在整个雨季中我们不见它,却清晰地记得它。那一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有一个女老师--我连她的脸都记不起来了
      11-07
    • 月,阙也
      月,阙也
      "月,阙也"那是一本二千年前的文学专书的解释。阙,就是"缺"的意思。那解释使我着迷。曾国藩把自己的住所题作"求阙斋",求缺?为什么?为什么不求完美?那斋名也使我
      11-07
    • 回到家里
      去年暑假,我不解事的小妹妹曾悄悄地问起母亲:"那个晓姐姐,她怎么还不回她台北的家呢?"原来她把我当成客人了,以为我的家在台北。这也难怪,我离家读大学的时候,她才
      11-07
    • 描容
      一有一次,和朋友约好了搭早晨七点的车去太鲁阁公园管理处,不料闹钟失灵,醒来时已经七点了。我跳起来,改去搭飞机,及时赶到。管理处派人来接,但来人并不认识我,于是先
      11-07
    • 我在
      记得是小学三年级,偶然生病,不能去上学,于是抱膝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寂寂青山、迟迟春日,心里竟有一份巨大幽沉至今犹不能忘的凄凉。当时因为小,无法对自己说清楚那番因
      11-07
    • 我喜欢
      我喜欢活着,生命是如此地充满了愉悦。我喜欢冬天的阳光,在迷茫的晨雾中展开。我喜欢那份宁静淡远,我喜欢那没有喧哗的光和热,而当中午,满操场散坐着晒太阳的人,那种原
      11-07
    • 大型家家酒
      大型家家酒
      我还想在瓦斯炉下面做一个假的老式灶,小时读刘大白的诗,写村妇的脸被灶火映红的动人景象,我拒绝不了老灶的诱惑,竞走遍台北找一只生铁铸的灶门……事情好像是从那个走廊
      11-07
    • 光环
      我不止一次听到别人说我冷漠,说我骄傲,说我盛气凌人,这是他们的偏见吗?或是我自己并不十分了解自己呢?我是否已经树立了许多敌人?我不知道,我只晓得,我是有些朋友的
      11-07
    • 替古人担忧
      同情心,有时是不便轻易给予的,接受的人总觉得一受人同情,地位身份便立见高下,于是一笔赠金,一句宽慰的话,都必须谨慎。但对古人,便无此限,展卷之馀,你尽可痛哭,而
      11-07
    • 遇
      遇者,不期而会也——《论语义疏》1生命是一场大的遇合。一个民歌手,在洲渚的丰草间遇见关关和鸣的睢鸠,--于是有了诗。黄帝遇见磁石,蒙恬初识羊毛,立刻有了对物的惊
      11-07
    • 矛盾篇(之三)
      一、狂喜仰俯终宇宙,不乐复何如。曾经看过一部沙漠纪录片,荒旱的沙碛上,因为一阵偶雨,遍地野花猛然争放,错觉里几乎能听到轰然一响,所有的颜色便在一刹间窜上地面,像
      11-07
    • 饮啄篇
      ——一饮一啄无不循天之功,因人之力,思之令人五内感激;至于一桌之上,含哺之恩,共箸之精,乡关之爱,泥土之亲,无不令人庄严——白柚每年秋深的时候,我总去买几只大白
      11-07
    • 一路行去
      一路行去
      把电话挂断,挂不断的泪一径流了下来,我咬牙往关口走去。也不知是第十几次走出那关口了,但从来没有这样割心的疼,孩子倒是洒脱,电话那端是他们愉悦的童音,两人都答应要
      11-07
    • 衣履篇
      衣履篇
      ——人生于世,相知有几?而衣履相亲,亦凉薄世界中之一聚散也——⒈、羊毛围巾所有的巾都是温柔的,像汗巾、丝巾和羊毛围巾。巾不用剪裁,巾没有形象,巾甚至没有尺码,巾
      11-07
    • 只因为年轻啊
      1、爱——恨小说课上,正讲着小说,我停下来发问:\"爱的反面是什么!\"\"恨!\"大约因为对答案很有把握,他们回答得很快而且大声,神情明亮愉悦,此刻如果教室外
      11-07
    • 矛盾篇(之二)
      一、我渴望赢我渴望赢,有人说人是为胜利而生的,不是吗?极幼小的时候,大约三岁吧,因为听外婆说一句故乡的成语"吃辣--当家",就猛吃了几大口辣椒,权力欲之炽,不能
      11-07
    • 秋天·秋天
      满山的牵牛藤起伏,紫色的小浪花一直冲击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阳光是耀眼的白,像锡,像许多发光的金属。是哪个聪明的古人想起来以木象春而以金象秋的?我们喜欢木的青绿
      11-07
    • 孤意与深情
      我和俞大纲老师的认识是颇为戏剧性的,那是八年以前,我去听他演讲,活动是季曼瑰老师办的,地点在中国话剧欣赏委员会,地方小,到会的人也少,大家听完了也就零零落落地散
      11-07
    • 谁敢?
      那句话,我是在别人的帽徽上读到的,一时找不出好的翻译,就照英文写出来,把图钉按在研究室的绒布板上,那句话是:Whodareswins。(勉强翻,也许可以说:"谁
      11-07
    • 母亲的羽衣
      讲完了牛郎织女的故事,细看儿子已经垂睫睡去,女儿却犹自瞪着红红的眼睛。忽然,她一把抱紧我的脖子把我赘得发疼:"妈妈,你说,你是不是仙女变的?"我一时愣住,只胡乱
      11-07
     «上一页   1   2   …   3   4   下一页»   共71条/4页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