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失守底线:我换来噩梦一场

   日期:2019-10-30     来源:深港情感    浏览:1108    
核心提示:我和男友相爱是在我上大三的那一年,我们在东湖认识的。他在我就读学校的隔壁,也是一所很有名气的高校,我读的是英语专业,他读的是商务管理,已经大四了。读商务的也要很

经典的荷兰风车意境美图

  我和男友相爱是在我上大三的那一年,我们在东湖认识的。他在我就读学校的隔壁,也是一所很有名气的高校,我读的是英语专业,他读的是商务管理,已经大四了。读商务的也要很好的英语能力,因而我们很谈得来。时间一长,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

  我不是校花,但很多同学都这么奉承过我,有见过男友的姐妹对我的决定感到很惊讶,说他虽然身高一米八,长得帅气,但怎么老说话油腔滑调的?对这样的男生可要管好了!我开始弄不懂为何男生油腔滑调不好,后来我就明白了,女生中其实有一类人喜欢这样的类型,因为油腔滑调的后面透出他的风趣与幽默。我的小心眼告诉我,我的姐妹一定是嫉妒我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关系发展很好,大有一天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当男友提出同居时,我没有犹豫,但我有一个条件,我们不能发生性关系,否则还是住到寝室里去的好。他同意了,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情愿。我想,随他去,我把握好分寸就行了。尽管如今大学生同居就意味着什么都可以做,但我的传统受山区老家父母的影响还根深蒂固着,我知道一个女孩最大的资本就是贞操。把贞操说得一钱不值的是男人,当然还有已经失去贞操的女人。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坐同一班车回到我们租住的房子里,烧火做饭,同床共枕,但我们始终坚守着约定,怎么相拥都可以,就是不接触性生活。我是女孩子,在一个大学生人人都可以享受开放思维享受性快乐的今天,我固执地守身如玉,其实内心里何尝不想偷吃禁果。好在,男友很理解我的感受,他再怎么受不了,也能挺过去。当然,我一直都在提醒他我们的条件不可以改变。

  但是,事情的发生真是是了始料未及,并让我从此步入噩梦。那天下着雨,我回到租住的房子里,男友还没有回来。直到我问他在哪里,他才告诉我跟几个同学喝酒去了。我胡乱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等我迷糊中发现男友在扯我的裤子时,我知道他又想突破防线了。我以为这次跟以往一样,安抚他一下就没事了,但我错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让他冷静下来,即便我告诉他我来例假了。他却不管,一边撕扯我的衣服,一边诉说他的难受。他说跟几个同学在一起喝酒,人人都笑他怎么不像个男人,跟自己女友同居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性爱。没有性爱的爱情,是什么爱情?那何必同居?面对同学的嘲笑,他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要了我的身子。否则,他宁可回到学校宿舍去住。

  看得出来,他很难过,为身体,也为同学的挖苦。就那么一松懈,我任他脱了我的衣服。但我清醒地告诉他,我的例假来了,你看到了,这样很危险,等我身上干净了在给你啊。可那个时候的他片刻的发愣后,突然像一头豹子让我无法挣脱开。就那样,他进入了我的身体。虽然我的痛神经有些麻木,也许是例假的关系,但我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撞击。我明白,我们的关系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矜持的了。换句话说,我彻底地成了他的女人。

  我不知道得到女生后的男生是否都会判若二人。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没有最初同居时的那种简单快乐,争吵充斥着我们的饭桌与床头,他看我什么都不爽,我却有苦无处诉。再后来,他慢慢地变得不遵守时间回来了,总是有各种理由借口要应酬。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酒后归来的手机短信上,有一条非常肉麻的文字,我才知道他有事情蛮着我,而且是可以葬送我们爱情的龌龊事。不过,他不会承认,他是很机灵的一个人,能言善变。好象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他说比窦娥还冤。我想,同学之间的恶作剧多的是,我权且相信他。其实,是我不敢相信一切正在发生。

  那天,我候在他出入的学校门口,正好看到他跟一个女生很亲热的样子出了校门。我仍不甘心,就躲在一边打他手机,问他在哪里。他说他跟几个男生喝酒去,我的心一下子几乎要蹦出来。面对一个已经让深爱着却在欺骗你的男生,你有什么办法?我决定跟踪他们,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的精神崩溃到了极点,他们就在学校不远的一个宾馆开了房。等我掌握了他的如此证据要他解释的时候,那个女生竟然冲我理直气壮地吼道:我知道你是谁,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例假来了让他上,好装处女呀?让他哑巴吃黄连让你好栽脏赖着他?

  那一刻,我是连死的心都有了。我没有想道,我那么清白地守护着自己,在他眼里却是个放浪的女生,是个骗子。如果他不告诉这个女生那一切,她又怎么会知道?如果他们的关系不发展到惊人的地步,这个女生又怎么敢如此放肆如此无理?

  在离开那个房间的时候,我抬手的耳光打到了他,而不是那个女生。我突然猜想,这个女生也会跟我有一样的命运,也许是这次开房过后,也许是下一次。

  等我哭得呼天黑地地回到租住地时,他已经坐在房子里了。他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说他鬼混是受同学教唆的,谈一个朋友划不来,没意思,而且有个同学说,他以前的一个女朋友就是在例假里给了他身子,其实那女的在同学之前谈了N个男朋友。他说他那天晚上其实是装着喝了很多酒,然后扯我的衣服,是想看我的反应,他其实不相信我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被人弄上床。结果,是我成全了他,如果我再挣扎一下,他都会放了我,相信我是一个好女孩。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仍在滴血。我把自己的清白之身在被迫的那个时候给了他,却遭来如此人格上的凌辱,这是怎么了?老天怎么如此待我?不,不能怪老天,是我的错,是我的迁就与忍让,是我糊涂的爱成全了被一个自私男生玩弄的下场。

  现在想来,我都后悔我怎么那样的让自己走向了一个陷阱,做了那样一场可怕的噩梦!如果我不是例假的时候给了他,他就会珍惜我吗?我不知道,没有谁会告诉我最后的结果。



 

 
 
更多>同类情感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