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和老公工厂宿舍被直播 我无地自容

   日期:2019-11-20     来源:深港情感    浏览:5155    
核心提示:倾诉:我和老公刚刚结婚,蜜月还没过完,就被老板叫回来上班,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公在我们镇上开了一家杂货店,每逢周末,他都会来城里进货。那短暂的一夜,成了我们这

数张清新又文艺的办公桌图片

  倾诉:  

  我和老公刚刚结婚,蜜月还没过完,就被老板叫回来上班,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公在我们镇上开了一家杂货店,每逢周末,他都会来城里进货。那短暂的一夜,成了我们这对小夫妻的最幸福的时光。

  距离产生美,果真不假,每次和老公洪涛一夜缠绵,我都对他恋恋不舍。黎明快要分离的时候,我会有种想哭的感觉。可是现实太残酷,我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还好,和我一起出来打工的,还有几个我熟悉的老乡。我们干活时同在一个车间,睡觉时同在一个宿舍,关系很紧密。但我和她们的性格截然不同,那群姑娘刚来不久就变得奔放无度,经常约经理去夜店狂欢。不用加班,仍然有工资可拿。瑶瑶就是其中的一位。

  瑶瑶是我带过来的打工妹,比我小2岁,高考失败就跟着我出来打工。可是刚来不久,就和那些不正经的男人厮混到了一起。天一黑,就不见了人影,后来学会了夜不归宿。

  而我只有踏踏实实的干工作。在车间,我算长得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最洁身自好的。这样的女孩难免受欺负,被人骚扰。对此,我一般选择沉默,如若太过分,我便巧妙躲闪。

  正常情况下,厂里有正常假期,周末双休,节假日换班。宿舍的姑娘们大都还没结婚,也有本地的几个。每逢周末,本地的女孩们一般都选择回家住,像我们外地的,几乎都跑出去跟男人幽会去了,而我就窝在宿舍要么看看书,要么洗洗衣服,等着洪涛的到来。

  洪涛每次来,都会带我去那家收费便宜的小旅馆,住一晚上60块钱,后来成了熟客,又给我们便宜10块钱。那家小旅馆成了我们夫妻俩的“伊甸园”。洪涛的收入不高,家里也没多少积蓄,但总比那些包养小情人的大款强百倍,我很享受这种平凡而幸福的小日子。

  又一个周末,我激动地失眠了一夜,特别渴望早点见到洪涛。天刚蒙蒙亮,就收到了洪涛的短信:宝贝,等我,我已经到了车站。我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中午时分,宿舍里的那群疯姑娘都陆陆续续地走了。那天,就连爱睡懒觉的瑶瑶也被人约去看电影了。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白天,我和洪涛去公园玩了一天,晚上回宿舍拿东西时,发现还是没有人回来。看看表,已经九点多了,我顿时萌生了一个很得意的想法。既然宿舍就我一个人,何不让老公在这里将就一夜,省得再花60元去住小旅馆了。其实洪涛也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不想再走动。于是我收拾了一下床铺,就开始睡觉。虽然很累,洪涛还是忍不住将我揽入怀中。

  大概凌晨两点左右,我又被洪涛折腾醒了。两人顿时睡意全无,一边亲热一边聊天,磨磨蹭蹭到了已经到了天亮。洪涛恋恋不舍地拥抱住我,不舍得松手。正当我们快要起床时,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那笑声熟悉而诡秘,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接着,就是一阵咣咣咣的敲门声。我和洪涛迅速起床开门,瑶瑶尴尬地指着洪涛说,巧云姐,你怎么把他带这里来了?这次你丢人丢大了!我的脸顿时变得火辣辣的烫,羞愧的无地自容。没等我解释,瑶瑶就愤怒地说,谁知哪个缺德的玩意儿竟然在我们宿舍装了摄像头,今早晨回来时恰好被我们几个撞见,好几个男人正躲在保安室的电脑旁看你们“表演”呢。

  我和洪涛惊讶得目瞪口呆。因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再说了,留宿洪涛,本来就是厂里禁止的。所以我赶紧让洪涛先走了,后面的事有我来处理。

  最后,终于找出了在我们宿舍装探头的人,就是隔壁车间的经理的儿子干的。虽然受到了法律的惩罚,并给予了我们补偿,但我的事情已经被传得满城风雨。甚至连家乡的人都知道了。害得我逢年过节都不敢回家。

  深港情事倾诉空间栏目编辑回复:夫妻之间的生活是夫妻生活之中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天经地义之事,没有什么羞怯的。也许,只是应该选择在正确的地点进行,或许你可以考虑搬离宿舍,自己独立租一间生活用房。



 

 
 
更多>同类情感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