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管理

阿迪达斯的出走意味着什么?

   日期:2013-04-08     评论:0    
核心提示:阿迪达斯的出走意味着什么?最近在体育用品行业发生着两个事件令人瞩目,一是李宁公司在遭遇重重的经营危机之后,其次又因为张志勇被迫辞职,昔日的体操王子年已半百的李宁重新走到前台驾驭这艘已经在漏水的大船。还有一

阿迪达斯的出走意味着什么?最近在体育用品行业发生着两个事件令人瞩目,一是李宁公司在遭遇重重的经营危机之后,其次又因为张志勇被迫辞职,昔日的体操王子年已半百的李宁重新走到前台驾驭这艘已经在漏水的大船。还有一条新闻不是那么的引人注目,但却意味深长,阿迪达斯近日宣布公司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关闭其在中国的一家直属工厂。

据透露,阿迪达斯关闭的这家工厂将迁往缅甸,阿迪达斯在说明关闭这家工厂的原因时含糊其词,其实原因非常简单,这就是中国劳动力成本显著上升迫使他把生产基地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明显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去,有人认为阿迪达斯在中国的待工厂超过200家,关闭一家直属工厂是无足其怪的,这样说其实是混淆了两个问题,中国作为消费市场的重要性与作为生产基地的重要性显然不是同一回事,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阿迪达斯不仅不会放弃而且会更加重视,但阿迪达斯不再把中国当做一个重要的生产基地,他与代工工厂的关系纯粹是市场交易的关系,无权关闭这些工厂。但是他撤走自己的工厂表明他已经认识到在中国从事产品加工生产已无利可图,当他可以在东南亚生产和采购产品的时候,自然就会逐渐减少和撤销中国代工工厂的订单,从而使这些工厂的生存空间缩小,也许有一天其中一个工厂就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关闭了。

阿迪达斯的举措并非出于偶然,事实上大品牌厂商将制造工厂从中国迁向生产成本更低的东南亚早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开始了。2009年3月耐克关闭了位于江苏太仓的鞋类工厂,工厂迁至越南,内地企业代理2011年表示打算将部分高成本的生产线迁离中国,扩张在泰国的生产,并在柬埔寨投资建新的厂房,日资运动品牌和鞋类企业艾斯克斯也把生产中心转向东南亚,日资大型零售集团UNY计划在中国的服装生产比重由现在的74%下调到2013年的65%,主要将在泰国和孟加拉开展生产业务。

这些情况提醒我们,中等收入困境现在开始实实在在的困扰着中国,所谓中等收入困境就是发展中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的收入水平,劳动力成本出现了相应的提高,而个人的劳动技能和劳动生产力并没有相应的提高,劳动力的性价比不断下降,劳动力的比较优势逐渐消失,制造业的中心开始出现了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梯度转移,以富士康为例,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令富士康同时采取了三大举措,一是把位于中国沿海的工厂向内地西部转移,二是大量的购置物业机器人部分替代员工,三是在越南等地建立超大规模的生产工厂,一度成就了中国制造劳动力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失。

这并不是新鲜的话题,眼前发生的新闻事件在提醒我们,我们预见中的趋势正在明显的化为事实,与此同时正如我们在以前节目里提到的发达国家的企业随着工业自动化、数字制造技术的成熟,人工成本在总生产成本中的比例明显降低,他们正在准备和实施将设在中国的制造基地迁回本地,这就是中国制造目前正面临着分别来自发达国家和非发达国家的两种离心力的挑战,中国制造的空心化不再是危言耸听,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制造面临着空心化的挑战,并非意味着中国劳动力成本出现了真正的短缺。

事实上就业形势并不容乐观,今年大学应届毕业生对薪酬的预计出现了明显降低的现象,普遍出现的用工荒并不意味着劳动力供给的绝对短缺,用工荒的实质是用人企业不能提供劳动者所期望的薪酬,而劳动者不能提供用工企业所期望的劳动技能和劳动生产力,从而出现了僵持部下的局面,中国制造已经所面临的挑战是研发能力和品牌实力不足,而生产能力有余,所以有人提出了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升级,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我们的研发和品牌实力仍然不足,而在单纯的生产能力方面又出现了空心化的问题,李宁作为拥有自主品牌自有知识产权的中国本土企业,一度显示出赶超耐克和阿迪达斯的势头,而现在却深陷困境,这个尚未成熟却已经老化的本土品牌能否得以存活并重现活力这还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眼下发生的两个新闻事件将中国制造目前面临的挑战和威胁凸显出来,同时也提醒我们,我们过去所仰仗的比较优势已经消失殆尽,我们已经别无退路了,除了在研发品牌和生产领域同时培育创新能力杀出一条血路我们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标签: 阿迪达斯 品牌
 
更多>同类经营管理
0相关评论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